我开心就好

关于

【同情心有限】

  我有个同学,纯种理工男。真的是血统纯正,他妈妈是物理老师,爸爸是化学老师。

  我俩是小学同学兼高中同学。

  理工男嘛,自然是很在乎理工科的成绩。即使是在比成绩毫无意义的小学他也这般计较。我和他当年关系不错,说笑打闹时而有之,我还照了他很多照片,他给我说过很多小秘密。从某些方面而言,我打小就养尊处优,单指人缘这点。莫名其妙的就是朋友很多,走到哪儿都有一堆人簇拥着我,即使到个新环境,不出两个星期我就又能前呼后拥。所以我对朋友的定义很随便,聊得来玩得来的就是朋友。他性格不太好,人又无趣,朋友少的可怜,我几乎是他唯一的朋友。所以我一直很自以为是的认为我俩是好朋友。

  没想到高中又能碰见他。在班里见到他第一反应是很开心,在陌生的地方能有个熟人是很幸运的事,我高兴地和他聊天,说居然能见到曾经的好朋友真是缘分。他冷冷地说:“我从来没把你当过朋友。我一直很恨你。”

  这酸爽,简直不敢相信。

  他告诉我,他一直把我作为竞争目标,一直一直地嫉恨着我。他告诉我,我小学时数学好的过分,他一次也没超过我,有一次他数学考了98分他开心得不得了,结果一看排名才18名,他痛苦的哭了一整个晚上。他告诉我,因为小学班上数学好的同学,尤其像我这样的人太多,把他的才华都埋没了,他恨着老师直到现在。他告诉我,因为我学习好,老师都喜欢我,我朋友也多,势力大,他不得不对我谄媚巴结。

  哦。这样啊。

  现在他妈妈做了我们的物理老师,他是教工子弟,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。他看我的眼神从来没有友善过。他还是社交能力严重缺乏,说话和小时候一样结巴,在众人面前讲话会紧张的乱摆身子。但是时候不同了。他结结巴巴一分钟说不完一句话也有全班人不得不等他说完,他不用去和人交流就有物理课代表和他套近乎。

  那天我数学考砸了,心情很差,放学后一个人慢慢地收拾东西,他走过来给我说:“你好可怜啊。”

  我怔怔地看向他。

  “从前有那么多人围着你,你现在什么都没了。”

  我从来没被人说过这种话,即使是在最落魄的时候。“那你又有什么?”

  他没想到我会反问,一下子又结巴起来,半天才说:“我,我……我上面有人啊。”

  我后来也会自恋地想,自己到底是做过叛逆少年头子的人,用一种自己看了都会害怕的眼神冷笑着盯住他:“你妈?”

  他愤怒而无措地嗫嚅半天,转身走了。

  我那天又生气又难过,找了班上一个关系还不错的女生倾诉,她和他关系很好,都认了姐弟。她却这样告诉我:“你现在先别这样对他,他妈妈还教我们呢。”

  “所以呢?难道我他妈要微笑着说你说太对了能再说一遍让我做个笔记吗?!你俩关系好,好好把握,争取得到老师的喜欢。”

  “已经得到了呀。”

  原来他也是个可怜人。

  我讨厌和他交流和他相处,但心里还是自以为是地觉得,我俩是小学同学,曾经的好朋友,那些人都在利用他,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自己认定的好朋友欺骗。可是在他眼里我才是那个最无耻最可恨最嚣张最猖狂的人。我的耐心本来就不多,既然如此,又何必多管闲事。

  现在我俩一个班,刚分完班都没什么朋友,但到现在我已经又是朋友一堆,走出班门对面的隔壁的班里也有一群我的好兄弟好闺蜜。他却是孤零零一个人了。

  开学第一个星期他少来了三天,后来他告诉我他去医院了,去看抑郁症。

  我的同情心又开始泛滥,觉得其实他没什么错啊,只是很在乎成绩而已,毕竟爸爸妈妈是老师啊,说话过分什么的也是因为他有社交障碍啊,我应该帮助他。

  每天晚上大家都去吃饭的时候,我因为懒得下楼而呆在班里,他也在,就来找我聊天。他告诉我似乎每天一到这个时候抑郁症就会特别严重呢,我隐隐感觉不对劲,他一点都不在乎自己有抑郁症,似乎还当做了炫耀的资本,当做了要挟我们对他好的人质。

  我们没什么共同的话题,而且最现实的问题就是他依旧没把我当朋友,所谓的聊天就是他说我听,我不被允许说自己想说的东西,不被允许一边听他说话一边写作业,他要求绝对的尊重。他不顺心了就摔我东西,随心所欲地对我指指点点,还会时不时地嘲笑我这样愚蠢那样智商低,偶尔还会说起小学的时候我怎样怎样的傻逼了。

  我说过,我在人际交往方面一直是养尊处优,不知道用的合不合适有没有语病,反正这是别人形容我的话,我就直接用了。我不能忍受有付出没有回报这种事,我从高一到现在一年多了,从来没有对他说过一句有侮辱性的话,他要唱歌我就听,并鼓励,他要说话我即使不耐烦也会听下去。因为我知道他没几个人可以说话。

  他前天又来找我。他开始摔我的手表,我这么一个穷吊自然心疼得要死,说你别摔了。他不屑地说:“你的表摔了又怎么样,你看我的。”他让我看他的Ipod NANO,上面裂了个口子,他得意的说:“这是我去美国的时候在白宫前面摔的!你的比得过我吗?”他看见我的文具盒又说:“唉我的文具盒丢在美国了,只好又在那儿买了一个,花了十五美元,你说15x6.25得多少?”

  我很不耐烦:“93元多。”

  “唉呀,买贵了。我妈还让我给她买个包,花了我350块。”

  “哦。”我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跑了。

  “你可别以为是350元啊!花的可是美金!我问你,350x6.25是多少?”

  “你自己算好,吧?”我开始快速地下楼梯,他追过来说:“她还让我给她带化妆品,花了我整整3000元美元,气死我了,不过幸亏刷的是卡。”

  我好容易摆脱了他,第二天他又来摔我的表。“我给你说了不要摔的我的表。”

  “嘁,你的表才值几个小钱。”

  没错,我是穷吊,这表对我而言算是贵重的了。“两千多。”

  他抿抿嘴说:“我的表可是在美国摔过的。”

  今天他拿了一把小刀架在我脖子上,我只是站着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他嘻嘻哈哈地移开刀说这个刀太小了,下回拿个大的。

  我说:“你能不能用正常的方式和我交流?我很讨厌你和我说话的方式,如果你不能聊些正常的东西那我们就不要交流好了。”

  他很惊慌:“我没有不正常啊。我,我又没说什么色情的事……不信你问他,我很正常对不对??”他指向我同桌,我的同桌还没什么反应,他就逃走了。

  同桌对我说:“其实,他也没有不正常啊,虽然他可能不善言辞,但还是个正常人啊。”

  我觉得好过分。我根本没说他不正常,我只是说我俩交流的方式太畸形。可是这样一来我似乎成了个恶人。“我没说他不正常,我只是不想和他继续这样说话。我很烦他这样子,完全没有尊重过我的意思。干嘛每天都要来烦我,我根本不想理他。”

  同桌是个善良的男生,他说:“也许他只是想和人说说话但是不知道怎样说吧,在他看来只有你和他是一类人,做得过分也只是想找机会和你说话,让你能关注他。”

  好吧,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,我竟无言以对。

  我也一直在想他真的很值得同情,自己设身处地地想想觉得那种生活真的很寂寞很难过。

  可是,怪我吗?

  对不起抑郁症先生,我不是什么好人,同情心有限。我为你的遭遇感到遗憾,但不关我事。

评论(19)
热度(20)
  1. 。,。八叔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八叔 | Powered by LOFTER